一月

杂食爱爬墙的萌新
喜欢瞎写和扯淡,写完还不喜欢发出来,一般都是旧年的存稿
很喜欢随笔和短打,但是其他什么的还是算了

高达

     我看着他手脚并用从长满苔藓的墓洞里,顺着我丢下的绳子爬上来时,有点好笑。在地下待了几天后,满身都是浑浊的粘液,粘上了毛絮和苔藓还散发着恶臭,熏人。

       这个斗没什么油水,也不大凶,不过那傻小子也是跟了我半年后第一次下斗。我虽不正经,好歹是他师傅,也得先下去看看

       可能是多日缺水,他脸色苍白还有点浮肿

       他爬的很慢,但握着绳子的手隐隐显出青筋,微闭着眼,就要睡过去的样子。我心里一咯噔,收敛看热闹的心思,两三步跨过去将救护人员推开。也不管他们诧异的眼神像探灯一样的眼神在我身上探寻

    我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,可惜无处发泄,只能幽幽看向苏万。深吸一口气,扭曲的扬起嘴角,轻声向他的方向说“小兔崽子,在特么给我装,回去老子把你的高达全扔喽”